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雪雪樂樂的這點事

雙色球頻道

最近雪雪特別不順,幹什麽事都會倒黴,她總覺得是樂樂暗中使壞,因此不管到哪裏都會特別小心,她甚至連大門都不敢開了。

這天早晨,雪雪在萬般檢查後,小心翼翼走出大門去上學,走到一半,天忽然下起傾盆大雨,雪雪趕緊到書包裏去拿雨傘,結果雨傘沒帶,只好馬上飛奔到學校。

來到學校,雪雪早已被淋成了“落湯人”走進教室,來到座位邊,仔細檢查是否還有像上次一樣的釘子,沒有,才坐下,上課了,上課時,雪雪打了一個打噴嚏,“啊切!”這時,老師正在朗讀課文,被雪雪的噴嚏打斷了,老師很生氣,說“雪雪,你接著讀,當雪雪要拿書讀的時候突然發現放在桌子上的書本沒有了,雪雪小聲嘀咕道“:定是樂樂那個搗蛋鬼。”“雪雪,你在說什麽呢?是在說是樂樂幹的嗎?”“不是……”“不用說了,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知道了,雪雪,你身爲學校裏的精英,竟然上課打斷老師說話,還汙蔑樂樂,你這學期沒有三好學生了,另外懲罰你抄課文,《古詩兩首》十遍!”“可是我真是被別人害的啊。”雪雪急得快流淚了,可老師根本不聽她解釋。

下課了,雪雪竟然在桌底下找到了書本,想,找樂樂去討回公道去。“樂樂!你給我滾出來!”說著,雪雪就拎著樂樂的耳朵走出來。“我問你,樂樂,你幹的這些事,你自己承認,還是我幫你說,你說出來,我饒了你,要是要我說的話,本小姐就饒不了你”“雪雪,你說的話我怎麽聽不懂啊!我又做什麽虧心事啦”“好!既然你還不承認,那我就說出來了,你聽好了:前天你害我踩狗屎、踩香蕉皮、踩西瓜皮、我在小溪邊撈魚的時候,還故意推我一把,害我差點掉進小溪,昨天你把我的作業本調包,害我把語文作業抄到數學作業本上了,數學作業又抄到英語作業本上了,自然英語作業就又抄到語文作業本子上了,害我被三位老師都臭罵一頓。今天你又藏我的課本,害我上課不能讀課文,被老師罰抄《古詩兩首》十遍,老師還放下狠話說,我這學期的三好學生肯定是泡湯了。”

樂樂說:“這真的不是我幹的,你怎麽會認爲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呢?要不我們想個辦法把這個幕後凶手給查出來。”

雪雪半信半疑,“真的不是你幹的?”“當然不是我幹的,我不會這麽無聊,做這些事情的。”“那我們怎麽辦好呢?”

“我有辦法了!雪雪,放學後……”“好主意,樂樂,這次如果你幫我找出凶手,我就請你吃冰激淩。“OK”

放學後,雪雪使用了樂樂的辦法,果然捉住了那個搗蛋鬼。

雪雪說:“謝謝你樂樂,這次真的謝謝你,走,咱們去吃冰激淩去!” 

 得到承認與尊重的,不一定是珍珠。
——題記
我命不好,投胎時誤作了一粒沙,不過佛祖答應我六世輪回時,可連作兩次珍珠,倒也劃算。
現在我要做的,便是將我這“沙生”快快熬過去。
有一天我正與衆沙友曬太陽,當然我是不屑于同這些命中注定爲沙的朋友們交談的,我正迷迷糊糊犯困,忽然聽見一個年輕人的聲音:
“我做人做事盡心盡力,可爲什麽得不到承認與尊重?”是一個沮喪的男人的聲音。
我剛想回答說:“因爲你太平庸啊。”話還沒出口,就被一顆珍珠砸中,疼死啦!我連忙召集周圍的沙友上前,將嫌疑人捉拿!
“你能找到這顆珍珠嗎?”是一個老者的聲音。
“當然。”年輕男人不假思索地說。
“啪!”
又是誰打了我!好在這次不是珍珠,是沙友。他們正好將剛才被“捉”的珍珠蓋住。
“你能找到這些沙子嗎?”
“不能,當然不能。”年輕男子繼而恍然大悟,“謝謝您的指點!”
我可就氣著啦!這老頭子什麽意思?不就是不承認我們沙子的價值嘛。我倒想問問他,在一堆珍珠裏扔一顆珍珠,不和沙子裏扔一粒沙子一樣嗎?都找不到。在一堆珍珠裏扔一粒沙子,不也一樣輕易就能找到嗎?
沒過幾天,城裏的路就修到了我們這裏,掘土機轟隆隆地響,工人們哈哈地笑:“這一堆堆沙子金燦燦的,真是太美啦!這沙子踩在腳底下真舒服!”他們說,“用這種細沙去攪混凝土是最合適的!”
我聽了這話,連忙跳進了工人的鐵鍁,被一同帶來的除了沙友,還有那顆珍珠。
伴隨著機器的轟鳴,工人爽朗的笑聲,現在我已經不只是沙子了,我和其他沙子在一起,成了一條寬廣的水泥路。
老年人拄著拐杖說:“這路好啊,下雨天不再泥濘,晴天不硌腳。”我心裏比吃了蜜還甜,我甚至能感受到在我身上一蹦一跳的孩子的歡樂。
身旁的珍珠不停地流淚,總是哭訴自己的悲慘遭遇,心情不太壞時,他也會和我講講他做珍珠時的幸福。鮮明的對比反而讓我覺得自己誤投的“沙生”是幸福的。
夜裏,大地歸于寂靜,耳邊是不斷的蛙鼓,夏夜的清風化爲千手,推移月亮,夢中,佛祖微笑著跟我說:“明日,你將可重新做回珍珠,萬衆矚目。”我驚呼:“萬萬不可!將自己當作珍珠,就有被埋沒的痛苦,還是將自己當作一粒沙,讓衆人將我鋪成一條路。”
佛祖說:“有如此志向,值得肯定。”
“對,得到承認與尊重的,也可以是沙。”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含笑說,眼角卻滾出一行熱淚,化爲一串串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