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甯聚龍-落、未空

廣東快樂十分鍾

  若說暑假的快樂無疑是抽象的描繪,而抽象的快樂總源于真實的感覺。——題記
  窗外,又下起了雨。懷著一種複雜的心情,遼甯聚龍慢慢的走進雨的世界。
  炎熱的夏稍縱即逝,輕風挽著不舍,流水蕩漾著苦澀。揮手告別了那蛞燥的酷暑,卻迎來了又一季秋的悲傷。那些樹葉凋零飄落、孤道枯樹腐朽的場景,唯唯諾諾的擠進了我的腦海,似水的憂愁此刻卻在倒流,一直淌進我這顆殘破不堪的心。遙望,那日別離的門口,還會不會有一首動聽的歌兒耳熟能詳。初秋的風,夾帶著泉水的悲涼。我好想飛進你的懷抱,一直接受心靈的淨化。此刻我再也不願意去回目,因爲短暫的十五天都充斥著深深的不舍。可是思念,卻伴隨著秋風漫天飛舞的蝶,飛向了迷茫。
  街燈的倒影,無奈的跳了一圈又一圈。我只有閃躲著逃避,像逃避心中的悲涼一樣逃離。輕風微漾之後,我想再次回到你的懷抱,因爲這裏,留下了我太多的快樂。單一的音符譜寫出我內心的歌兒;黑白的鍵盤彈奏出我絲絲的喜悅。在這即將離別之際,我,伸出了雙手,觸摸著冰涼的雨水。心,就這樣被掏的空無一物。于是,我開始不停的往裏面填充著那些本應屬于我的情感,好讓它充實一點,好讓我能再幸福一些。可當我快要裝滿整個心房的時候,淚卻順著臉頰開始流了下來,沿著我苦澀的淚水望去,我再也無法用微笑僞裝我不舍。我看到了我心底,那一個被撕裂後的縫隙。
  那些被我遺棄的夢,此刻卻像繁星般跳入眼底。“思念”這個詞便突兀的閃現出來。我的夢也許不會太長,可是就算再短暫的臆想,也是心底最寶貴的珍藏。即將離去,心中仍有許多的不舍,像是失去了心愛的娃娃一樣。
  雨慢慢地飄落,昂起臉,接受雨的撫摸。這雨,可否帶走我心中的哀傷和不舍?
  聽媽媽說,“若要離去,何須牽挂,倘若努力,它會屬于你。”于是,我輕輕的把自己的不舍埋葬在今年夏季離去的路旁,只是卻沒想到,我那濃郁的憂傷它會成長,一季夏的的輪回後,那顆曾被我親手掩埋的種子,卻早已化做一棵新樹。當秋風飄過的時候,我能看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枯葉在隨風飛舞。而那飄離的葉上繪寫的是我對你的思念。
  這雨清唱著我的心思,道出我的惆怅,注釋我的疑惑,給我幾許勇敢。如此美麗的旋律裏,花醉了,鳥醉了,人也醉了。我走在久久不息的雨中,心靈被一種玄妙的情感所占領,我自己也不知不覺地融進著雨的世界,感受著這美麗的音律,去聆聽和回應雨中的天籁之音。
  此刻,淚水不再是廉價易碎的玻璃,而是矜貴堅固的鑽石。文字寫了一篇又一篇,除了淡淡微笑,再無其他。夏季的美,盡管如此的慘淡,卻散發絲絲韻味。我看著機窗外,努力的尋找著你的身影,而印入眼睑的只有湛藍的憂傷。湛藍的天空,描繪著難述的不舍,是我在思念,還是內心的追逐?或許更多是憧憬。
  淺淺的低吟,是歸巢的蝶在夜空中飛舞時的痕迹。凝望遠處的湖面,只剩下一抹殷紅在不住的滾動。那是鮮血的色彩,在寂靜墨色的夜空下融合,妖娆而妩媚。遲暮而歸的獵手,滿臉豐收後的幸福,我的耳際,響起了【春天的芭蕾】。
  輕眨著淚眼铟髹的不舍。此刻,我只有淡淡的微笑。黎明即將來臨,你、我,還有多遠?
  不舍,摻雜著依稀待逝的美,一點點將我黎明圍。我站在你的門口,默默的對黑夜訴說著我的不舍。我想告訴這夏季的黑夜,我會一直想念著你,執著的追求著你。即使存在天涯相隔的距離,可是我卻不願放棄愛你。難過的時候,我會告訴自己,在夢的盡頭,還有你,值得我去奮鬥。我還要在你的懷裏接受音樂的熏陶,哪怕是秋風揚起的落葉,我也堅信,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裏格護花。明日之際,我可以拾取到最後一片美麗。。
  我看著機窗外釀紅如醉的夕陽,也欣慰地微笑了。其實我擁有的也是綴滿了天空,嫣然一笑中,就會聆聽夢的呼喚。何須不舍?明朝我定會帶著我美麗的微笑再次歸來,在這度過我大學四年。
  請許我在這湛藍的天空中,告訴自己:我一直默默思念你,愛著你,追逐你,直至這一切不再是夢,而是理想。
  請讓我在這深深的向往中快樂吧,我的西安音樂學院。


  時間似水,時緩時急,它總是帶著天籁般的流水聲流走,只是未名的湖泊。空間若岸,是土是沙,它也總是會聽著天籁默默的順流而下,只是不絕的兩岸。
  一曲一直,一天一年。曲曲直直,天天年年。
  王羲之在這裏流觞曲水,李白在這裏雲遊,莊子在這裏夢蝶……而下一曲就是我了。古人用飽含詩意的語句記下那些難忘的事,我也想。只是用淡淡的如水一般的文字記錄罷了。過後悄悄的封存于小月的心裏,用一輩子去呵護、去守候。
  一直寄生于自然界中,身邊的花草樹木,早已形如看不見的摸不著的空氣。並非漠視,只是淡然。可是這次我走進了一個百草園,桃花源?你們知道嗎,這就和那一樣。對眼前的每一寸土地冒出來的花草都格外留意,水的歌聲,魚的舞姿。自然的美將我向百草園推。
  草!草!我最先感覺到最先注意到的是腳下的草。一根根、一片片堅挺的朝向同一個方向指著,是在引導我向那個方向走嗎?哪裏又會有什麽呢?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吧!一根根像擎天柱一樣……
  安安靜靜。沒有炊煙,沒有房屋,沒有一點人來過的痕迹,除了我。歡歡樂樂不再單單只有河水和魚兒的歌舞。不曾見過更不知名的各種花樹葉粉墨登場!蟲鳴鳥叫,你聽蜜蜂圍著一棵挂果累累的梨樹:“什麽時候開花啊,我們可太想嘗嘗這初春的第一口蜜了。”梨樹也著急著說:“我雖含苞想放,可沒到時候,不能開啊!”
  蜜蜂又撲了空,不過他們還在等待。
  等待!等待的不止他們,還有鳥兒們、蜻蜓們、蝴蝶……歡歡樂樂,迎接花兒的開放!
  ……
  ……
  到處盡逢歡洽事,惬意笑容臉上躍。進眼滿是蜜蜂聚,移步相近蜇予否?
  這份擔心在我看到另處的一群蝴蝶漸漸散去,我像小孩習步一樣小心翼翼又無比興奮!走進,走近。陌生生物的靠近會使它們飛散嗎?然而當我步步靠近,這份擔心有漸漸散去。蝴蝶們和歡迎我的進入,沒有飛散反而將我圍住。偏偏起舞,那一刻……我的神經在膨脹,血液在翻湧。幸福的感覺讓剛剛那些花恨不得馬上開放!
  蝴蝶。你太美麗了!如果我對這些像之前一樣無動于衷、淡然的話,那就是在僞裝、在欺騙!我要毫無顧忌的跟隨你。你到哪,我就追隨到哪!因爲這裏沒有天涯海角,你不會吧我扔下!
  水順岸,是一種依靠,來自我;
  岸依水,是一種浪漫,源于你。
  追隨。
  曲直。
  直到有一天我的追隨不再能滿足對你的喜愛。我想吧你捧到手中,用一種占有去表達對你的一切。而那一天河邊的一朵花開了。白白的,大大的一個造型,幾片小小的綠葉勉強的支撐著它,包不住的美麗就像紙包不住火一樣。
  白蓮,這名字聽起來和那花很配。就喚那話叫白蓮花吧!
  好一朵白蓮,並不豔麗但超凡脫俗。並不妖娆但香遠益清。
  幾乎同一時刻,你才立白蓮花上,我也縱身一躍,張開雙手,我抓到你了!興奮、滿足、喜悅。百草園所有的美麗都屬于我。
  然而空間並沒有讓此時此刻凝聚。因爲這是私欲。于是下一曲,我落水了,猛撞讓我忘記白蓮花伸向的地方時河水!
  河水不深,但足以讓我全身濕透。即使我將你高高舉著,濺起的水花還是浸濕了你的翅膀。你沒有哭,可掉落的河水卻帶有溫度!流經我的眼角,溫度又上升……
  我想保護卻成爲一種傷害,我想呵護卻只能混合淚珠,遼甯聚龍想封存卻無法忘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