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台風|嘗試——當一回凱倫

澳門******評級網

  假期中,讀到凱倫的《假如給時時台風三天光明》,被她那份期盼與滿足所打動。爲什麽她是那樣的向往三天的光明?我終于耐不住性子,決定嘗試當一回“凱倫”。

  星期三的清晨,紅彤彤的太陽從東方冉冉升起。我站在陽台上,面對太陽,閉上眼睛,又蒙上了一條紗巾。眼前光亮的一切立刻消失了。凱倫能把太陽想象成什麽樣子呢?我現在又能把太陽在腦海中構想成一幅什麽樣的奇觀呢?太陽,圓圓的,紅彤彤的,光芒四射……嗯……還有……還有……日日都見的太陽此時在我的腦海中只是這樣一個失去光彩的形象。那樹呢?樹葉是綠的,樹幹是青的……那再想一下雲彩吧,潔白無瑕,四處慢慢飄動。盡管挖空心思地想著語文書本上那些優美的詞句,但是這些日常就與我朝夕相處的景物竟像一塊幹幹巴巴的白菜葉一樣,形象不豐滿,神韻在眼前的一片漆黑中逃之夭夭。此時此刻的我已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想睜開眼睛,取下紗巾,仔細看個夠,然而我提醒自己現在是在嘗試著當一回凱倫,凱倫現在是無法睜開眼睛看到什麽的,于是又耐下性子繼續嘗試。

  我感受到高爾基筆下的那座時鍾在“嘀嗒、嘀嗒“地走著,然而此時的“凱倫“卻只擁有漆黑、寂寞、苦悶與充滿整個胸腔的熱切:盼望光明,盼望光明!怎麽辦,凱倫當時是否在怨天尤人,是否垂頭喪氣,是否自暴自棄,是否喪失生活的信心?沒有,凱倫有的是用整個生命去擁抱太陽,去充實生活,以堅強的意志去描繪自己黯淡的生命,使之肖耀生輝,照亮了別人,同時也照亮了我,消除了我對她氣求、冀盼三天光明的不解,增加了我對她的崇敬。

  此時此刻,我的心已平靜了許多,我是在嘗試著當一回凱倫,然而,光明卻使我那麽期盼。大約是半個小時了吧,或許是四十分鍾,或許是更長的時間了……我急切地拉下紗巾,猛地睜開眼睛,萬道光荒四射而來……眯著眼看看表,才過了十分鍾。

  十分鍾,才短暫的十分鍾,我卻度分如年。就在這一瞬間,我懂得了凱倫的偉大。僅僅通過這一次嘗試,我便認識到了“三天光明”的價值,也僅僅是通過這一次嘗試,我才伸開雙臂,想擁抱太陽,高呼:“太陽真好,生命真好!”此時竟使我不由得背育起嶽飛《滿江紅》中的名句:“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裏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上帝統領著世界萬物,對上帝的話唯命是從,唯獨這太陽,死去了久位哥哥,還要聽上帝的話,很不服氣。便在人間時而強烈,時而微弱;時而早起,時而晚起。上帝爲了把世界統治好,派個子高大、善于跑步的誇父去把太陽抓回去,並把一根手杖賜給誇父。

  這話一說,傳播迅速,天庭的人都議論紛紛,人間也議論紛紛,自然也傳到了太陽的耳朵裏。太陽想:若被誇父給抓到了,豈不是死罪嗎?就算不是死罪,自己也會被上帝整的很慘。太陽想到這裏,開始拼命的逃,由于心裏特別害怕,他經過的地方都變成了沙漠。

  誇父來到人間,見太陽一直在逃,便大喊:“太陽兄,若你跟著我走,你放心,你不會被時時台風們傷害的。”太陽聽後,跑的更快。誇父見沒效,擡起自己的腳步,開始追逐太陽。由于誇父的力氣太大,地面發出“咚咚”的響聲,把平滑的大地踩得坑坑窪窪,可能世界上的盆地和大西洋、太平洋……都是誇父踩出來的吧!

  誇父一直追著太陽,走過沙漠,高溫使他的腳步變得沉重,他大口大口地喘氣,但不放棄,繼續追。跑過長滿大片荊棘的荒山時,全身上下無不是傷痕。雖然是神,傷口可以經過一段時間自動愈合,但免不了要受疼痛,恰巧他的葫蘆又掉在荊棘叢裏了,當他發現丟了時,他顧不了那麽多就又繼續追趕。跑到平原時,已經有點撐不住,想睡覺想喝水,但他仍頑強站立,拄著拐杖支撐著跑。身上流著血,腳上磨起了泡,他已顧不到,喘氣越來越急促。終于,在太陽落山的地方,他追上了太陽。

  此時的他口渴得很厲害,拖著疼痛、想睡覺的身子朝黃河、渭水走。他來到了黃河岸邊,“咕嘟”、“咕嘟”,一會兒就把黃河水喝完了。他又到渭水,還是不夠,並且他的睡覺欲望更強了。這時候他想到了大澤,大澤裏的水也許能給他解渴。

  此時,他已經漸漸支持不住了,腳步越來越慢,口渴的不行,上下眼皮直打架。終于,生命就快結束了。疲勞、口渴、疼痛使他倒下了。他使出了最後的力氣,把手杖向後一抛,使出最後的神力將手杖變成了桃林,桃林迅速成長,成片成片,美麗極了!